返回
社会新闻
分类

河北保定两火车迎头相撞 7人受伤

日期: 2020-03-20 03:08 浏览次数 : 82

图片 1

图片 2 李永方进入驾驶室。周娴 摄

12月17日凌晨,中铁五局工程机车和一辆客运牵引机车在保定火车站支线迎头相撞,已造成7人受伤,机车严重受损。这是保定火车站近20年来首次发生严重事故。 撞车地点位于保定火车站西侧相邻的铁路支线上,该线路是由东向西的一条弧形单线,通往保定机务段。西边停着一辆绿色客运牵引车,标有“京局保段”,带着后面一辆牵引车停在铁轨上;东边停着一辆黄色工程机车,车门上写着“中铁五局集团”字样,顶部有一台吊车长臂,后边拉着一辆装有水泥横梁的平板车。地上到处流淌着机油。 两辆机车相撞后损伤严重,全都动弹不得。中铁五局的工程机车因为个头小,损伤更为严重,车头被顶得左右撕开,驾驶室被挤扁。工程机车的吊臂伸进客运牵引车的车厢内,吊臂的钩子断在了牵引车挡风玻璃下面,玻璃全部撞碎。另据了解,工程机车内的发电设施也遭到严重破坏,中铁五局这辆1979年开始服役的工程机车必须进行大修,有可能因维修费用太高而报废。 据悉,受伤人员主要集中在黄色工程机车上。事故发生后,保定市急救中心迅速出动,将6名受伤人员接到医院进行救治,目前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一位正在放射科拍片的伤员,提起凌晨发生的一幕,仍后怕得浑身颤抖。因为有铁路方面人员守护,他对事发时的情况刚说了一句“是一大一小两辆火车相撞,很恐怖”,就又把话咽了回去。主治医生告诉记者,这名伤员是6人中受伤最重的,右腿和手腕粉碎性骨折,正在准备手术,肋骨上的伤还在检查。其他的伤员伤势较轻,不过还要在医院观察几天。 另据机务段人员透露,客运牵引车的司机也在事故中受伤,原因是车头的水箱被撞裂,司机被流出的开水荡伤,小腿部到处是水泡,但因为要急着回单位向领导汇报情况,没有住院治疗。 几名正在值班的铁路职工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客运牵引车从机务段内开出来,正在线路上停车等待发车指令,工程机车从南面开过来,没有注意到路边的指示灯,向西拐弯开过来,车速也很快,470米的距离开了半分钟,因此等到发现对面的客运牵引车时,刹车已经晚了。他们还告诉记者,铁路方面都安装有记录车辆行驶情况的“黑匣子”,事故原因调查很简单。 事情发生后,保定火车站负责人当晚就调出了“黑匣子”,证实了这一说法。当时支线的指示灯为“蓝灯”,相当于主干线上的“红灯”,是禁止任何车辆通行的,因此可以确定工程机车违章是引发事故的原因。

图片 3

在贵州遵义西站,全天只开一趟火车,就是发往重庆站的5630次普快列车,平均时速55公里/每小时,也被称为“小慢车”。2001年至今,这趟“小慢车”李永方开了18年。2018年1月25日,渝贵铁路开通运营,这趟“小慢车”就成为了川黔线上唯一一趟客运列车。

买买提.司马义坐在车头驾驶室里作短暂的休息。

作者 周娴 赵万江 蒲文思

图片 4

由于李永方业务素质过硬、操纵技术精湛,每当遇到专运、特运任务时,领导都爱点他的“将”,他还担任过一次国家领导人特运牵引任务。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崔萌】本月25日就要退休的蒸汽火车司机李鹤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自己工作了36年的西北小镇突然变成了网红打卡地,而日夜相伴的老旧机车竟然是人们纷至沓来的缘由。随着一张张让人震撼的火车照片和小视频被摄影爱好者、火车迷发到网上或上传抖音,距离新疆哈密市80多公里的三道岭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尤其在冬季,火车喷出的蒸汽遇到室外极寒空气形成的雾化效果,让远方来客们震惊、激动。

1984年10月,李永方调到贵阳机务段工作,一步步从副司机走到司机岗位。

停靠在坑口站等待交班的车头,三道岭矿区的四辆蒸汽火车分为甲乙丙三班,每班工作12小时。

2019年8月,李永方就要退休了,这是他最后一年参加春运,几十年的铁路情结让他难以割舍。李永方说,“如果时光可以倒回,我还是会选择做一名火车司机。”

深夜,不太爱说话的司机张强正在抽着烟,他不太抽烟,只是偶尔用来解闷提神。

图片 5 李永方检查车况。周娴 摄

图片 6

2月24日,7时整,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贵阳机务段的火车司机李永方穿着整洁的工作服,准备出勤。

图片 7

“当个火车司机多威风啊,可以开火车跑遍全国。”小时候,李永方家就住在铁路边,每天看着驶过的列车,心里种下了长大当火车司机的梦想。

一大早,刚刚接班的买买提.司马义正在将火车停靠在剥离站,等待对车辆进行发车前的例行检查。

图片 8 李永方获得的荣誉。周娴 摄

马上就要退休的火车司机李鹤和老搭档买买提.司马义正在为交班做准备。

图片 9 遵义西站旅客乘车。周娴 摄

宋骏福交班前,正在对机车进行细致的检查。

发车前,李永方径直走向火车头。驾驶室的门在李永方头顶,门前有三个高台阶,一左一右的扶手。当记者还在考虑这得怎么上去的时候,李永方已经一个高抬腿,站上了第二个台阶。打开驾驶室门,他另一只腾空的脚再一次抬高后,李永方整个人已经在室内了。

李鹤正在观察火车后方的情况和信号,司机和副司机无论冬夏,都会时常把头探出窗外观察。

李永方告诉记者,“只要川黔线周边的乘客还有需求,这一趟慢火车就一定能够坚守下去。”

图片 10

遵义2月24日电 题:通讯:追梦司机李永方的最后一个春运